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球磨机的运转情况研究

我国选矿厂球磨机的实际工作转速,一般取临界转速的70%一90%。如此宽的取值范围,势必给球磨机的转速选取带来较大的不确定性。为此李平、刘茂隧求出冲击力最大的转速,并考虑介质的装入量、给矿量大小、矿料的机械性能等因素对公式进行修正,得到球磨机的最佳工作转速。

球磨机功率的确定是一个既有理论意义又有经济意义的重大课题。托瓦洛夫采用微量概念,得出提升研磨体所必需的势能和抛射动能,考虑克服传动及支撑部分摩擦消耗的能量和球磨机在工作时所产生的碰撞能量,计算出干式球磨机的主电动机输出功率;摩托洛维奇按照介质抛落下来的动能都转化为破碎功计算出球磨机粉磨过程的能耗,由于切向动能不用于冲击,该公式计算值偏大;别洛夫、涅洛诺夫以及波加诺夫都对球磨机的有用功率或者是电动机输出功率进行了研究计算;路马金分别给出了阶梯型衬板和波形衬板的球磨机的主电动机输出功率;分别给出了泻落式以及抛落式工作状态下的有用功率计算公式;周恩浦认为抛落运动的颗粒落到衬板上时会对筒体产生一个与其运动方向相同的切向力,从而使得有效力矩减小,所以在计算球磨机有用功率时应该减去切向冲击所产生的能量;陈炳辰等通过试验研究了湿式球磨机中介质填充率、球料比、磨矿浓度对有用功率的影响。

球磨机

球磨机中广泛使用梯形衬板,而梯形衬板的尺寸影响磨机的效率及能耗,衬板尺寸的确定一直是设计者所关心的问题。朱祥等分析了装有梯形衬板的球磨机最外层介质的抛落运动规律,以单位时间内介质的冲击次数和冲击力的乘积最大作为目标函数对衬板的数目、高度、倾角等参数进行了优化。

根据以往的认识,球磨机的起动力矩高达额定力矩的2.5倍以上。以王仁东拟合试验数据得到的不同转速率时物料的偏转角度为基础,孔希仲考虑传动系统的摩擦阻力矩,得出了球磨机在起动加速过程中的力矩曲线,认为球磨机的起动力矩不大于额定力矩的1.1倍。但是,王仁东的公式是在球磨机稳定运转情况下确定的,而起动过程中虽然磨机也要经历这些转速的变化,但是这是一种瞬间的“暂态过程”,所以文中得到的起动力矩是不够准确的。

对球磨机的理论分析和试验研究为我们了解球磨机工作过程、优化磨矿参数奠定了基础,但是理论分析建立在一定的假设和简化基础上,难以保证与实际情况吻合,而试验中由于受各种条件的限制,对球磨机的研究不够深入。离散元方法的出现,为研究球磨机的磨矿过程并对其进行优化开拓了新的思路。